{六肖王特码论坛}

广告QQ:970008887
六合彩资料 今日特码开什么 白小姐中特网 香港马会挂牌解玄机 马会开奖结果
首页  »  激情小说  »  妈妈女儿和我的乱伦

妈妈女儿和我的乱伦

看着被病魔折磨得日益消瘦的妈妈,我的心中像被刀割一般的痛苦,妈妈从昏睡中被疼痛惊醒过来,见我和妹妹坐在她的床边,勉强整理了一下自己,强笑着说「不行了,妈咪快不行了。」我心如刀绞地望着妈妈清秀的脸,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,「不、不会的,你一定能好起来的,你还没看到孙子呢。」妈妈艰难地转过头,看着妹妹微微凸出的小腹,「雪儿还小,你要答应我,要像爱我一样照顾她一生,我真想能多活几年啊,可是我真不行了,但能和你渡过那么多美好的日子,妈咪很很知足了,我爱你们……」没等说完就又痛得昏迷过去了。



  坐在医院长椅上,房间里医生们正在尽量挽回妈妈的生命,我的思绪万千,想到妈妈的一生,和妈妈那些美妙幸福的日子,真是恨老天的不公平。



  妈妈在十四岁被继父强奸生下了我,外婆怕家丑外扬,对外人谎称我是她的孩子,和那个男人离婚后才来东北的,妈妈二十岁时,不幸再次降临到她身上,外婆去世了,她接了外婆的班当了护士,带着只有六岁的相依为命。



  我和妈妈的故事发生在我十六岁那年,那时,我刚刚上高中,青春期的我开始对女性的身体产生了浓厚兴趣,而妈妈才三十岁,肤如凝脂、杏眼桃腮,真是容光照人,端丽难言。有许多男人垂涎妈妈的美貌,经常找各种借口接近她,但都被妈妈一一回绝了。



  那年的夏天很热,妈妈在家中经常穿着轻薄的睡衣,更加让我欲火中烧,对妈妈的渴望渐渐让我失去了理智。



  偷偷拿来妈妈内裤自慰,但是一天我在卫生间里正嗅着妈妈身上刚脱下的内裤自慰,忘记了锁上门妈妈突然推门走了进来,一眼看到我,手中拿着她内裤,另一支手握着勃起的阴茎,我和妈妈难堪地对视了片刻,都羞红了脸,妈妈羞赧地转身出去了。



  我忐忑不安地回到自己的房间,直到晚饭时,才不得不走出来面对妈妈。妈妈好像什么事也发生过一样,只不过见我在观察她,微笑着嗔怪地瞪了我一眼,吓得我连忙把目光转向别的地方。见妈妈没有生气,我的胆子大了起来,经常借故给妈妈按摩,抚摸她的身体,但还是不敢爱抚她的敏感的部位。



  我生日这天,妈妈没有给我礼物,我感到很失望,因为每年妈妈总会给我一个惊喜。吃晚饭时,妈妈拿出一瓶葡萄酒,让我也喝了几杯。看着妈妈红红的脸蛋儿,我冲动地说道「妈妈,你好漂亮啊,要是我们走到大街上,人们准以为我们是对情侣呢。」妈妈微微一笑,「傻孩子,妈妈都老了。」我厚着脸皮,偎到她的怀里,「妈妈你一点也不老啊,还是这么年轻漂亮,就像我的大姐姐一样。」像小时候一样撒起娇来。妈妈也不推开我,用嫩葱似的手指,点点我的鼻子,「都这么大了,比妈妈还高,还像小孩子一样,也不害羞。」



  「妈咪呀,我出生那天就吃到你的奶水了吧,现在真想尝尝那种滋味。」说着伸手去解妈妈的扣子,妈妈轻轻拍打我的手「快别胡闹,成什么样子了。」



  我怕妈妈真的生气,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她柔软温暖的怀抱。「妈咪,我今晚能和你睡在一起吗?」我满怀期盼地问道。从十四岁时起,妈妈就不让我和她睡在一起了,我想重温那往日的温暖。妈妈的脸蛋儿变得通红,当看到我满怀渴望的目光时,轻轻叹了口气,「好吧,只有今晚啊。」我高兴得跳起来「妈咪,你真好。」飞快地在妈妈的脸蛋儿上亲了一下。「真拿你没办法,都这么大了,还和小孩子一样。」妈妈摇摇头,开始收拾餐桌。



  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躺在妈妈的身边,怎么也睡不着,妈妈也好像睡不着了。



  「妈咪,我真的想尝尝吃奶的味道。」妈妈没有出声,我慢慢把手伸向她的乳房,轻轻地爱抚着,妈妈翻过身面对着我,嘴角挂着一丝微笑,「小坏蛋,就知道你没安好心。」看着妈妈甜甜的笑容,美丽的杏眼里飘浮起一层浓浓的雨雾,我忍不住凑过去,亲吻她红润的嘴唇。妈妈柔软甜蜜的唇瓣微微张开,吐出滑滑嫩嫩的舌尖,和我吻在一处,我感到她的小手滑进我的内裤,轻轻握住我坚挺的阴茎。



  我明白了妈妈的心思,欣喜若狂地脱光了我和妈妈的衣服,跪到妈妈的双腿中间,挺着肉棒,在她的阴部乱顶乱撞。妈妈轻笑一声,扶着肉棒引导着我进入了她湿濡温热的肉腔。我疯狂地抽送了几下,就在妈妈的阴道里一泄千里了。



  我沮丧地翻身躺下,妈妈的小手再度握住我的肉棒,轻轻柔柔地爱抚起来,「不要紧的,男孩子第一次都是这样的。」小嘴儿贴在我耳边低声说道,喷出的热气弄得我耳朵痒痒的。刚刚射精的阴茎在妈妈的手中又渐渐勃起。



  「啊!你真是大人了,噢……」伴随着妈妈的感叹,坚挺的肉棒再次插入十六年前我出生的通道里。这一次我先是缓慢地抽动阴茎,品尝着肉棒被妈妈肉腔嫩紧紧包裹吸吮的快感,逐渐加快抽插的节奏,妈妈娇喘着呻吟着扭动着丰润的身子,在我的身下婉转承欢,最后和我一起沉醉在快感的高潮里。



  早上醒来睁开眼睛,发现正静静地注视着我,目光中充满了浓浓的爱恋,见我醒来,顿时羞得脸蛋儿通红,慌乱地翻过身去,我握住她沉甸甸肉感十足的乳房,「妈咪小情人,我还想要。」另一只手从她的屁股后摸索着粘粘的浆糊般的阴户。



  「嗯,不要,要迟到了。」妈妈扭动下身子轻声说,「呵呵,今天是星期天啊,来嘛妈咪。」我笑起来,粗硬的大肉棒顶磨着妈妈的阴部。妈妈不再说话,躺在哪任我爱抚她的全身每一处,慢慢把阴茎插入她粘糊糊的阴道里。



  我轻抽慢送,仔细品味着和妈妈交欢,那种打破禁忌和乱伦的快感,「妈咪,我要你在上面,我要看着你。」我轻声恳求道。妈妈嘤咛一声「啊!你坏死了,让人家做这么羞耻的事。」妈妈嘴上这么说,但看出她并没有真的生气,因为她翻身骑到了我身上。



  我半靠在床头,看着她羞涩地闭着眼睛,扶着我的肉棒对准自己的阴道,慢慢坐进体内,两只饱满硕大的乳房就在我的眼前晃动着。「我要吃奶奶,妈咪。」我的双手爱不释手地把玩着妈妈勃起的乳头,妈妈捧起左乳凑到我的嘴让我吮吸。



  妈妈坐在我的肉棒上,时而前后上下套动,时而转动屁股和腰部,时而抽紧阴道中的肌肉,让我尽享妈妈的柔情蜜意。当她的节奏明显加快呼吸愈来愈急促时,我也要暴发了,翻身把她紧紧压在床上,快速有力做着最后的冲刺,妈妈动情地呻吟扭动着,双腿尽量分得开开的,让我们的阴部能紧密地连结在一起。爆炸般的快感冲击着我的每一根神经,我大声呻吟着在妈妈的阴道喷射出年轻的火热激情。



  从那以后,我和妈妈变成了夫妻,妈妈仍然像母亲一样照顾我,但我需要时,她又变成我的妻子和小情人,妈妈虽然三十岁了,但其实并没有什么性经验,我便找来一些录像带和淫书和她一起看,最初妈妈还有些羞涩,但最后还是经不住我的恳求,照着那面的姿势或描写,做出种种淫态,在月经时,也能张开小嘴为我吮吸阴茎,还经常吃下我的精液。



  半年多以后的一天,妈妈脸带羞怯,娇媚地对我说,我们要搬家到沉阳去了,我问她为什么时,妈妈把头埋进我的怀里,原来她怀了我孩子,并准备生下来,所以只好和别人对换工作了。我听了又高兴又是担心,高兴妈妈这么爱我,肯为我生孩子,担忧的是孩子有可能出问题。



  妈妈看懂了我的心事,告诉我说她看过很多书了,近亲所育的子女不全是有问题的,只有百分之十的机会是问题婴儿,她准备怀孕五六个月时做检查,若真有问题就做流产。我听了放下心来,妈妈为了给孩子一正确的身份,花了一千元钱找了个农民结婚又离婚后,我们就搬到沉阳。



  我十七的生日又到了,为了婴儿的安全,我和妈妈已经一星期没做爱了,让妈妈给我吸,她又不肯,「妈咪,今天是我的生日呀,也是我们结婚纪念日,我想要你嘛。」晚上我缠着妈妈,妈妈对我神秘地一笑,拿出一小瓶凡士林,先在我的肉棒上均匀地涂抹了一层,又把瓶子递给我,趴到床上翘起园润雪白的屁股,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「妈咪那里的处女今天就给我的好丈夫了,你可要小心点呀,人家那里是第一次。」我胯下的肉棒兴奋得一跳一跳的涨痛,我早就想要妈妈的肛门了,可是她总是不肯让我弄,没想到妈妈等到今天才把肛门的处女地交给我,我用激动得发抖的手指扒开她的屁股,露出肌肤雪白女性所特有的粉红色肛门,妈妈好像特意清洗过了,菊花状的褶皱紧缩着,我用舌尖轻轻舔了几下,妈妈身子抖动着,接受了我亲吻。



  我把凡士林涂在妈妈的肛门上,「里面也要……」妈妈低声说道。我用手指按摩着紧凑的肛门,插入妈妈的直肠里,激动得我的头皮都发麻了。



  我一手搂着妈妈的臀胯,一手扶着自己那根表面血管暴突,粗大火热的阴茎,对准妈妈的肛门,妈妈深深吸了口气,尽可能放松那里,我一点一点试着身里面插着,没想到妈妈用力向后一坐,「啊……呀!」细小的肛门,一下子插进一根粗大的肉棒,妈妈痛得叫喊呻吟着。



  我不忍心地想拔出来,「不要……噢……」妈妈叫着。我只好停下,我们就那样连结着,过了好一会儿,「好孩子,慢慢动动。」我缓慢的抽动阴茎,一环环的肌肉紧勒着肉棒,和阴道性交截然不同的快感,让很快就射在妈妈的直肠里。



  我紧贴在妈妈的屁股后,过了一会儿,阴茎再度勃起,我用手指拔弄妈妈的阴蒂,肉棒插肛门里,能感受到阴道中活动的手指,妈妈发出既苦闷又快乐的呻吟,由于射过一次,也因为直肠里有刚刚射入的精液,这一次我持续了将近四十分钟,妈妈也许是因为被亲生儿子鸡奸的刺激,也许是为了缓解肛门的疼痛,和我一起用手刺激着她自己的阴户。



  当我射出第二次时,妈妈也同时达到了高潮,阴部大量涌出的淫水,把我俩的手弄的湿淋淋的,拔出阴茎,细小的肛门中缓缓流出乳白色的精液,从还没合拢的开口处,可以清楚地看见里面粉红色的嫩肉和白色的脂肪,妈妈用力抽紧肛门,那里渐渐变回原状,但有些红肿。



  从那以后妈妈更是放开身心,尽情地和我尝试着各种各种的性爱游戏,经详细的检查,我和妈妈的孩子并没有毛病,但妈妈还是早产了,七个月就生了妹妹女儿小雪儿,小雪儿只有些先天性的贫血,其他的一切正常,我和妈妈都松了一口气。



  小雪儿降生后,我们一家三口过着甜蜜幸福的生活。考大学时,我报了沉阳的大学,雪儿懂事后,我和妈妈都没告诉她的身世,尽量让她像正常的孩子一样生活,虽然不能正大光明地的睡在一起,但那偷情的刺激,增添了我和妈妈性交时的快感。



  转眼我二十九岁了,自己创办的公司也形成了规模。这天,激情过后,妈妈躺在我怀里「雪儿初经来潮了,真快呀,你也应该有自己的家了,总不能一辈子就这样吧。」抚摸着妈妈汗湿的身子「是呀,幸福的日子过得快呀,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?我愿意和妈咪共渡一生。」「那怎么能行,你总得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呀。」「不嘛,我爱你妈妈,只爱你和雪儿,我不会再爱任何女人了,你们是我一生幸福所地,离开你们我都不知道生命还有什么快乐了。」妈妈沉默了一会儿,好像想起了什么,不再说下去了。



  以后的一个多月里,我感到妈妈和雪儿都有些怪怪的,雪儿看我的眼神也有些异样,问她们时,都不肯告诉为什么,只是说到生日时就知道,我也就不再问了。



  生日这天,雪儿躲在房间里,只有我和妈妈吹过蜡烛,递给我一个小盒子,里面装着一枚婚介,然后妈妈领着身穿婚纱的雪儿出现在我面前,十四岁的雪儿已经完全长大成人了,比妈妈还高些,雪白的脸蛋儿上带着迷人的娇红,娇羞地垂着头,透过轻薄的婚纱清晰看见她的小巧玲珑的乳房,红红的乳头,下体还是雪白的呢。



  「傻看什么呢,还不把介指给你的新娘带上。」妈妈在一边娇嗔地推了我一把,「这、这怎么能行。」我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弄得呆住了。「怎么不行,你不是说过,要一生陪着我和雪儿吗?难道你不爱雪儿?」「当然爱,非常的爱。」



  我脱口而出。「那雪儿你告诉我,你爱他吗?」雪儿缓缓抬起头,目光坚定的望着我「我爱哥哥,更爱爸爸,我愿意一生一世和哥哥爸爸生活在一起,永不分离。」见我吃惊地睁大眼睛,雪儿扑进我怀里,「妈咪什么告诉我了,娶我吧爸爸,我要嫁给哥哥,雪儿真的好幸福,能有你这样一个爸爸哥哥疼爱我。」



  当晚在妈妈的住持下,我雪儿举行了婚礼,妈妈和我先在雪儿的面前做爱,然后我给妹妹女儿破身,惊喜交集地发现,雪儿的体质异常的敏感,虽然在破处时痛得落泪,但很快就连续几次达到高潮,当我在她的体内喷射浓浓的精液时,雪儿竟兴奋得晕厥过去,失禁的小便把床单尿湿了一大片。



  左拥右抱着两个美丽娇娃,「真好啊,上帝对我太宠爱了,我太幸福了。」妈妈和雪儿动情凑过香唇,我们三人甜蜜蜜地亲吻在一起……我准备娶既是女儿又是妹妹的雪儿为妻,办理了美国投资移民,雪儿也顺利地怀上了我的孩子,当一切都准备好了,没想到妈妈却到生命的尽头……
想看更多资料? 点击回首页
温馨提醒:本站资料纯属个人心水,请谨慎参考! 切记所有收费的,都是虚假的!